景晓玉:托卡耶夫胜选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大幕揭开

6月9日,哈萨克斯坦迎来了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后的第一次总统选举,代行总统职务的前参议院议长托卡耶夫在选举中“一枝独秀”,第一轮即高票胜出,以超过七成的得票率当选哈萨克斯坦史上第二位民选总统,而得票率排名第二的科萨诺夫仅获得16.02%的支持。12日,托卡耶夫正式履职,这是其年内参加的第二次总统就职典礼。

3月19日,纳扎尔巴耶夫出人意料地宣布辞去总统职务,为新一代让路,一时间国内外舆论哗然。纳扎尔巴耶夫在位近30年,是哈萨克斯坦的“开国元勋”,在哈具有不可撼动的民意支持率和强大的控局能力,是整个中亚硕果仅存的从苏联时代即执掌政权的国家领导人,更是独联体地区具有相当威望和号召力的政治领袖。按照哈法律规定,次日,担任参议院议长的托卡耶夫成为临时总统,直至下次总统大选。为避免哈政坛变局引发社会动荡,托卡耶夫随即签署总统令,将总统选举由2020年提前至今年年中。

此次参选的7名候选人中,绝大部分是公众不熟悉的“生面孔”,缺乏治国理政的实际经验。其中,候选人科萨诺夫值得关注,但其影响力和政治权威同现任总统托卡耶夫仍不可同日而语。哈学界早有预测,此次选举“毫无悬念可言”,托卡耶夫必将胜选。

其一,托卡耶夫以纳扎尔巴耶夫所在政权党“祖国之光”唯一候选人身份参选,民众选择了托卡耶夫,代表着对老总统的肯定和拥护,代表着对当前国内各领域发展成就和社会稳定程度的认可,而这符合当前哈国内的普遍民意。

其二,候选人科萨诺夫作为反对派唯一代表,得票率超过哈专家预测的不超过8%的数值。其他五位候选人得票率均未超过10%,他们参选的主要目的或是为所在组织提高政治影响力,或是为未来在议会选举中获取更多席位,占得有利地位,对此次选举不构成实质竞争。

维护稳定对哈萨克斯坦这个年轻的中亚多民族多宗教的大国至关重要,也是此次总统选举中当局的核心关切。目前看,政权过渡平稳有序,当局具备较强的控局能力,外媒所担心的“你争我夺”并未出现。为实现政权平稳顺利过渡,纳扎尔巴耶夫和托卡耶夫合力下了三步棋。

第一步,纳扎尔巴耶夫提前退休。纳扎尔巴耶夫高瞻远瞩,提前让贤,不贪恋总统之位直至最后一刻,一有利于培养和锻炼接班人,正如他本人所说,“应该涌现出有新思想的新一代领导人,带领哈萨克斯坦达到新的高度。”二有利于在其仍有能力掌控局势之时实现政权平稳过渡。三有利于保障国家政治经济转型各项政策的延续性。

第二步,其他哈政界“大咖”不参加选举。总统大女儿达丽佳、国安委主席马西莫夫、下院议长尼格马图林、总理马明等在哈政坛耕耘多年,颇具威望,都曾被外界猜测为总统之位的接班人。他们一旦参选,将成为托卡耶夫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是,大选期间,以上人物均未提出参加总统选举,也未干扰选举过程,也从侧面体现纳扎尔巴耶夫在哈政坛仍具备说一不二的权威和巧妙弥合各政治派别分歧的能力。

第三步,动用大量强力部门人员维护秩序。哈内务部出动1.9万名执法人员,保障9日选举期间社会稳定。总体看,哈没有因总统选举产生大的动乱,全国各地秩序井然,组织有力,激进分子集会被迅速扑灭。可见当局为保障选举稳定作了充分准备。

此次选举广泛邀请国际观察员,大选结果获得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可,赢得了较好的国际声誉。上合组织秘书长诺罗夫作为观察员之一,称选举“完全符合选举法的要求”,选举过程是“透明、可靠和民主的”。独联体议会间大会的观察员称选举过程组织协调工作“非常出色”。

此次选举对哈萨克斯坦而言具有历史性意义,今后五年,托卡耶夫将正式行使总统权力,为“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奏响序曲。独立近三十年来,哈萨克斯坦走过了巩固独立、发展经济、扩大国际影响的不凡进程,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国家走出了原苏联的封闭状态,在国际经济政治舞台上争得一席之地,取得了不少成就,也经受住了很多考验,这与领导人纳扎尔巴耶夫对本国国情的充分认识和对地区和国际局势的准确判断是分不开的。

放眼未来,哈萨克斯坦政治、经济、安全等领域仍面临诸多挑战。投票结束次日,托卡耶夫即召开新闻发布会,释放未来执政理念信号。今后,托卡耶夫内外政策将呈现以下特点:

坚持贯彻“纳扎尔巴耶夫模式”不动摇。托卡耶夫特别强调,哈萨克斯坦拥有独特的政治模式。纳扎尔巴耶夫仍然担任国家安全会议终身主席和其他重要职务,对安全和国防力量仍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作为纳扎尔巴耶夫多年的追随者,托卡耶夫将继续推行前任的内外政策,不会做出颠覆性的改变。

将进行人事调整,启用更多新人。根据哈法律,新总统不解散政府,但这不意味着不会进行针对性调整。国家将吸纳更多有能力的年轻人加入政府队伍中,并将拿出一份300人的推荐干部人选名单,从全国各地吸纳更多新生力量。同时,托卡耶夫放下狠话,对于不配合工作、甚至暗中对抗当局的干部,无论出于何种理由,都将采取严厉措施,“绝不手软”。

不喊口号,拿出实干精神解决社会问题。托卡耶夫认为,哈萨克斯坦必须避免撞上“礁石”,积极面对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挑战。政府效率仍不尽人意、国家清廉指数排名落后、经济结构转型乏力、居民收入水平低位徘徊、非传统安全威胁日趋复杂化、大国在地区持续博弈等等,都是摆在新任领导人面前的重重难题。社会民生问题将成为政府工作的重点,总统将采取有力措施,切实解决提高医疗水平、提高居民收入、保护生态环境、保障清洁饮用水等具体问题,以改善居民生活水平,最大程度地纾解民意。

外交重点是中俄和中亚地区邻国。新时期,哈萨克斯坦的外交方针将保持较强的延续性和稳定性。托卡耶夫具备丰富的外交一线经历,更是哈萨克斯坦外交理论的奠基人之一。有评论称,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领域,托卡耶夫是唯一能与纳扎尔巴耶夫智慧比肩的外交家,他大选获胜后立即接见了俄罗斯驻哈大使,双方表示,将继续深化哈俄关系和扩大在国际组织中的合作,充分说明俄罗斯仍是哈萨克斯坦外交的第一优先没有变。

托卡耶夫是一位“中国通”,至今仍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能读古文,对中国有特殊的感情,是中哈友好的忠实拥趸,长期以来,对中哈合作给予特别关注。托担任参议院议长期间,中哈议会交往与合作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成为近几年中哈关系的一大亮点。有理由相信,中哈关系将在中哈领导人的亲自推动下继续高水平运行,打造下一个中哈合作“黄金时代”。(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