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很多国家都把地中海视为一块必争的战略要地

苏伊士运河不仅是英国往返印度之最短航线的一部分,而且多亏有了它,才使得后来的对俄军事支援有了可行的渠道。

英国的商船约有75%要经过苏伊士运河与直布罗陀海峡;法国和意大利都需要经海路前往他们在北非的殖民地;亚得里亚海是连接奥匈帝国与世界海运的唯一通道;土耳其则控制了通往黑海的达达尼尔海峡。

两艘德国战舰——“戈本”号和“布雷斯劳”号——在副司令威廉·祖雄的指挥下炮轰了法属阿尔及利亚的波尼(即安纳巴)和菲利普维尔(即斯基克达),并继续向土耳其进发。

由于当时英德两国尚未正式开战,所以在祖雄的队伍经过两艘英国战列巡洋舰时,双方并没有交火。

等到午夜时分宣战的时间一到,英国就派出了一队战舰去追击它。之前双方交会的地点是希腊西南部海域,而祖雄终究还是得以逃脱,并于10日逃到了土耳其。

为了拉拢土耳其,这两艘德国军舰被转让给了土耳其海军,而土耳其则最终于10月29日以德国盟友的身份加入了这次战争。

1918年年初,“布雷斯劳”号被水雷炸沉,“戈本”号虽然侥幸逃脱,却也受损严重。

除了1915年年初英法联合海军对达达尼尔海峡采取的攻势之外,第一次世界大战里就很少出现大规模的舰队行动了。英国海军固守北海,法意海军则一直防着奥国海军的突围——不过,奥国到战争结束也没有发动过这种行动。

1916年5-9月间,英国成功地在达达尼尔海峡和马尔马拉海之间发动了潜艇战,并击沉了半数以上的土军商船及若干艘主要战舰。

英国第11号潜艇成绩特别突出,在三次行动计击毁蒸汽机船27艘、小型航船58艘、巡洋舰3艘和“海尔登·巴伯罗斯”号战舰。

从科托尔(即卡塔罗)出发的潜艇部队是同盟国在亚得里亚海和君士坦丁堡地区最有威慑力的一支部队,他们在该地区布设的水雷阵会不时地给协约国一些“意外惊喜”:1916年12月11日,意大利战舰“里吉娜·玛格丽塔”号就是在阿尔巴尼亚附近海域被鱼雷炸沉的。

而潜艇部队在破坏协约国主要海上航线方面的工作也进行得特别顺利,仅1917年一年就击沉了900艘协约国商船,并将优良战绩一直保持到了战争末期。1916年年初,在各国海军划定了专属的巡航区域之后,战况稍有改变,而始终保持流行的护航系统则在1918年的春天为最后的海上战局定了胜负。

亚得里亚海并不是一片很宽阔的海域,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里却频频发生争斗。

水雷是一种布设在水中的爆炸性武器,它可以由舰船的机械碰撞或由其他非接触式因素(如磁性、噪音、水压等)的作用而起爆,用于毁伤敌方舰船或阻碍其活动

为了封锁这片海域,协约国曾在意大利和阿尔巴尼亚之间的奥特朗托海峡布置了一片水雷区,虽然并不是特别有效,但却也限制住了土国海军的夜间行动,并在1917年5月14-15日期间炸沉了土军的14艘捕捞船。

1917年12月9日,两艘意大利鱼雷艇驶入的里亚斯特附近的穆西亚湾,其中一艘击沉了“维也纳”号战舰;1918年6月10日,又有两艘鱼雷艇袭击了“无畏”舰“圣坦德·伊斯特凡”号,该舰最后被一艘小艇发射的鱼雷彻底击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