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梅洛尼胜利了意大利将去向何方?

一场选举让一位意大利的女性政客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她出身普通家庭,有望成为意大利首位女总理。她在选举中的胜出引得欧洲其他国家极右翼政客欢呼,也令支持欧盟的政客感到担忧。

意大利兄弟党在近日的意大利议会选举中,以26%的得票率成为该国第一大党,并有望获得组阁权。当地时间9月26日凌晨三点,梅洛尼发表胜选演说称:“意大利选择了我们,我们不会背叛它。”“我们这才刚刚开始。”

据估计,意大利将在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完成新一届政府的组建。有意大利媒体发出疑问:梅洛尼胜利了,意大利将去向何方?德国媒体称,如果意大利处于极右翼政党联盟控制之下,欧盟共同价值观将受威胁。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3日,意大利那不勒斯,意大利兄弟党党首乔治娅·梅洛尼在那不勒斯举行竞选集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977年,梅洛尼出生于意大利罗马的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她对政治的热情可以追溯到青少年时期,十几岁时,她就经常参与政治活动。

据欧洲动态网报道,梅洛尼15岁时就加入了意大利社会运动党(MSI)的青年组织“青年前线”。在这期间,她组织学生抗议当时意大利教育部的公共教育改革。

19岁时,梅洛尼成为意大利青年政治组织“学生行动”的全国领袖。1998年,年仅21岁的梅洛尼首次在地方选举中获胜,成为一名地方议员。2008年,梅洛尼被时任总理贝卢斯科尼任命为青年部部长,她由此成为意大利史上最年轻的部长。

不过,与许多从名校毕业的欧洲政客不同,梅洛尼没有获得学位。梅洛尼的履历显示,她于1996年从罗马的亚美利哥·韦斯普奇学院(Amerigo Vespucci Institute)毕业,获得语言文凭。随着对梅洛尼关注度的升高,这张文凭也受到质疑。

意大利事实核查平台“Pagella Politica”撰文称,亚美利哥·韦斯普奇学院不是一所语言学院,而是一所专门针对旅游和酒店业的技术高中,没有资格颁发语言文凭。文章进一步推测,梅洛尼只是在这所技术高中参加过语言方面的课程。

除了学历,梅洛尼早年参与政治活动的经历更具争议。她所参加的意大利社会运动党被认为是新纳粹政党。意大利社会运动党由意大利法西斯独裁者墨索里尼的支持者组建,该党强调传统的社会价值、法律与秩序,并对革命运动抱有敌意。该党一度成为意大利第四大政党,但在上世纪90年代并入了右翼政党民族联盟党。

意大利社会运动党的许多成员曾公开表达对墨索里尼的仰慕,梅洛尼也不例外。1996年,19 岁的梅洛尼在接受采访时甚至称墨索里尼为“优秀的领导者”。

近年来,梅洛尼表现出与墨索里尼、法西斯主义等标签划清界限的架势,自称是传统的保守派,而不是所谓极右翼。但是,有意大利媒体指出,梅洛尼领导的意大利兄弟党的党徽仍是绿白红三色火焰的图案,该图案正是意大利极右翼的象征。

德国《世界报》对此评论称,如果欧盟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处于后法西斯主义和极右翼政党联盟的控制之下,欧盟的基础和共同价值观将受到威胁。新华社援引分析人士指出,经济、移民等问题引发的右翼浪潮已在欧洲出现,这种趋势正在改变欧洲内部政治平衡,将对欧盟的稳定与团结造成不可忽视的影响。

2012年,梅洛尼同多位原意大利社会运动党成员成立意大利兄弟党。这一政党的名字来源于意大利国歌歌词。在成立后的数年间,意大利兄弟党只是一个边缘政党,很少引起关注。在几次选举中,该党得票率都没有达到进入议会的4%门槛线年意大利议会选举中,意大利兄弟党仅获得4%的选票。然而,仅仅4年后,意大利兄弟党就以26%的得票率成为意大利第一大党。四年中,意大利政坛经历了一场剧变。

这场剧变源于五星运动党的崛起。该党是一个既不属于左翼,也不属于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它既支持环保主义等通常属于左翼的观点,又支持欧洲怀疑论等通常属于右翼的观点,同时,该党倾向于挑战现有体制,推行直接民主。

在2018年意大利议会选举中,另类的五星运动党以32.7%的得票率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是,掌权后的五星运动党在处理经济、外交等问题上表现得不够专业,在处理执政联盟内部关系时也屡屡失误。

2019年至2021年,五星运动党领导的联合政府几乎每年都遇到大危机。2021年1月,在新冠疫情、政治动荡等多重危机中,时任总理孔特辞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搬来了欧洲中央银行前行长、经济学家德拉吉出任意大利总理。

德拉吉不属于任何党派,此前很少对意大利国内政治表态,被认为是一名传统且能力超群的技术官僚。他接受了马塔雷拉的邀请,与联盟党、五星运动党、和意大利力量党等政党协商,组建了一个横跨左中右的超级联合政府。

唯一没有加入该联合政府的主要党派就是意大利兄弟党。该党几乎成为了唯一的反对党。“政客新闻网”欧洲版指出,意大利选民有着“惩罚”执政党的政治传统,因此反对党往往在选举中获得优势。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3日,意大利那不勒斯,意大利兄弟党党首乔治娅·梅洛尼在那不勒斯举行竞选集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德拉吉虽然受到意大利民众的欢迎,但他的联合政府好景不长。2022年年初就开始有传言称,由于在经济、环境和外交政策上的不同意见,五星运动党将要退出联合政府。7月,德拉吉两次向马塔雷拉递交辞呈并正式辞职。德拉吉在讲话中说,由于五星运动党的退出,支撑执政联盟的信任基础已不复存在,“共同前进的愿望已经逐渐消退”。

从联合政府崩溃的危机中,唯一获益的政党便是意大利兄弟党。《》评价称,意大利兄弟党是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合适的位置。联合政府崩溃后,迫切想要赢得选举的右翼政党在意大利兄弟党那里嗅到了机会,转而围绕在了梅洛尼身边。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亚历山大·斯蒂尔对《纽约客》杂志表示:意大利兄弟党作为反对党受到了选民的欢迎,而支持德拉吉政府的中左翼、中右翼政党在选举中均遭遇失利,这可以理解为选民对失势政党的抗议投票。

法国24电视台指出,意大利中右翼出现了权力真空,这给了梅洛尼登台的机会。意大利锡耶纳大学政治学教授毛里吉奥·科塔表示:“贝卢斯科尼(意大利力量党领导人)的衰落在中右翼选民中留出了巨大的空间,这些选民非常关键,萨尔维尼(联盟党领导人)一度得到了部分支持,现在轮到梅洛尼了。”

科塔表示,梅洛尼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比萨尔维尼更精明、更可信的政治家,她提出了更为可靠的反对意见。

9月上旬,瑞典举行议会选举。极右翼政党瑞典以20.5%的得票率成为瑞典第二大政党,仅次于执政党。2010年,该党派还仅是一个得票率为5.7%的边缘党派。

瑞典成立于1988年,起初由光头党(新纳粹主义组织)成员等白人种族主义者组成。历经数次改革,该党逐渐摒弃新纳粹和新法西斯主义,变成一个反移民、持欧洲怀疑主义的极右翼政党。

在左翼社会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瑞典,一个起源于新纳粹组织的极右翼政党在选举中跃居第二,让不少西方观察人士吃了一惊。

瑞典作家、记者伊丽莎白·阿斯布林克在《》撰文称,对瑞典这样一个社会民主主义的堡垒来说,极右翼的崛起令人震惊。瑞典国内居高不下的犯罪率、日渐严重的贫富不均问题以及对移民的反感导致了极右翼在过去十年稳步崛起。

在法国,极右翼政客玛丽娜·勒庞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最主要的挑战者;在西班牙,极右翼政党呼声党(Vox)在2019年大选中成为第三大政党,并有预测称该党将在2023年的选举中进入内阁。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研究员彼得罗·加蒂纳拉撰文称,一些长期以来被认为对极右翼政治“免疫”的国家,如爱尔兰、葡萄牙、加拿大和西班牙,近年也出现了极右翼政党的扩张。

加蒂纳拉表示,如今的极右翼政党试图把一些主流观点和他们自身的种族主义或民族主义观点融合在一起,并使用流行文化重新包装自己,使得原本边缘化的极右翼政党开始影响主流政治。

《》9月27日刊文称,梅洛尼的成功不仅是欧洲的重要时刻,也是所有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重要时刻,这意味着西方世界极右翼的主流化已经完成。

“我们同意大利一起欢呼!”德国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AfD)主要成员比阿特丽克斯·冯·斯托奇(Beatrix von Storch)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北有瑞典,南有意大利,左翼政府已经过时了。”

法国极右翼政客玛丽娜·勒庞和泽穆尔也在第一时间对梅洛尼的胜选表示祝贺。西班牙极右翼政党呼声党(Vox)在社交媒体表示,梅洛尼的胜利指明了“一条由自由和主权国家组成的新欧洲道路”。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写道,欧洲右翼在为梅洛尼欢呼,其他人则在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焦虑。西班牙外交大臣阿尔瓦雷斯对媒体表示,这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刻,民粹主义的影响力在上升,而这通常意味着灾难性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