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汨罗作家舒文治推出《永生策划师

“这是一部现代传奇,有小说太初之风……自有色彩斑斓的浩荡喷涌。”汨罗作家舒文治小说集《永生策划师》近日由湖南文艺出版社作为精品推出。视汨罗为第二故乡的著名作家韩少功难抑心中欣喜,不禁为之打call。

《永生策划师》由14个中短篇组成,50余万字,是舒文治近年在多家文学期刊上发表的小说经反复修改打磨后的精选,也是他小说成果的磅礴亮相。5月9日晚,《永生策划师》发布会在汨罗壹点文化空间举行,湖南省部分文学大咖和湘阴、汨罗等文友们,在这片“文学息壤”里踏歌而行,承续楚声。

公务员、评论家、小说家。舒文治的三重身份注定了他的“三支笔”:写公文、评论、小说。因工作忙碌,舒文治也曾有过作为业余写作者的困惑、两难,甚至多难。但因对故乡这片厚土及其生生不息的故事的一往情深,他从这一初心出发,以“息壤”为写作图腾,遵从内心,扎根生活,工作之余,挤出时间,笔耕不辍,汇成内心深处的不断涌流。

汨罗作家潘绍东回忆,早在20多年前,舒文治就与汨罗文友蒋人瑞、吴尚平、赵俊、龚雄飞等人成立了“我们合作社”,时不时以成立日期“821”作为BB机的聚会暗号,聚在一起把酒论诗,交流写作。那时,舒文治就写出了《水银一样》《踏空》《走神》等先锋气质的作品。他结集出版的文学评论集《远游的开始》,为他的写作校准了高标,试图为自己虚构一座文学的“雅典学院”,挑战无数阅读障碍和精神险境;同时,也为他自己的写作获取了理念上的自觉和更多的知识储备 ,将“神话的灵晕、梦乡的闪影和生活的万象”熔于一炉,鬼神相涌、古今交会、空间交错、人物换位、时间扑朔,从现实出发,为梦想朝圣,不断拓宽自己小说的边界。

《永生策划师》包含《罗成牌》《活灵活现》《梦来,贼来》《燕子窝》《青瓷花瓶里的纸鹞》等风格各异的小说,几乎都围绕一个叫清都的地域展开,涉及县城与乡村、历史与现状、物象与风俗、梦镜与镜像的复式呈现,对底层人物、边缘人物、新阶层人物给予深情关切,对人性的变化、欲望的抗争、生存和死亡、疼痛和希翼等共同面临的困境有诸多理性、温暖思考。文艺理论家刘恪赞“在湖湘文化中独树一帜”。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认为:“舒文治试图让先锋的姿态在作品中倔强地站立,并获取息壤般生殖力。这样的写作自设难度系数,讲究移步换形,在碎片、奇思和大胆的叙事探索中,让人心生敬意。”新锐先锋作家黄孝阳直言“是我喜欢的小说风格,一个任督二脉打通后的感觉……”

发布会上,小说集的责编杨晓澜分享了他的审读意见,认为这部作品具有先锋性、地方性、文学性、主体性。作者注重探究现实世界,探微精神世界,着力发现现实和精神两个世界所建构的奇妙丰富的“小说空间”第三世界,如深隐的迷宫,如游弋的飞鸟,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湖湘灵性叙事。

湖南省作协副主席、岳阳市作协主席彭东明认为,清都中的人物生活及场景,有时是真实的,有时是虚幻的,舒文治把它们切割来切割去,予以打磨再造,用最敏锐的笔,去触及社会最深处的疼痒,自成一块小说试验田。

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岳阳市文联主席余三定是舒文治大学时期的老师,他如数家珍地详细解读了小说集的多篇作品,称这是一部成功描写当今社会世态的优秀作品集。

著名剧作家甘征文称道作品铺陈开来了五光十色的时代画卷,很有真实的力量,点评道:“文治用手中的笔,用文字的光芒照亮了人世间那些高尚和卑微的灵魂。”

“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文学根何在,龙舟下汨罗。”被余光中、莫言等文学大师赞誉的汨罗大地,有着厚重的文脉和精神谱系,也让湖湘文脉绵延迭代,续而不断。

在这片屈子精神所熏陶的土壤上,近年来,汨罗文学生态一派生机,一批写作者风头正劲,阅读氛围愈发浓烈,汨语读书会、种稻记、人文公益野草部落等公益活动蓬勃开展,文学“汨罗军”与公益同行,向高处进发,形成了一个绚丽多姿、渐成气候的文学方阵,汨罗作者多部文学作品在众多全国文学大刊上频频亮相。汨罗6部中短篇小说还曾在《湖南文学》头条位置集体出场。岳阳作协副主席潘刚强认为,众星纷呈的“汨罗现象”有着独特的地域文化根脉,遥接巫风楚骚 ,在现当代,由彭家煌初始发韧,康濯与时俱进,韩少功引领先锋,而今还在蓬勃生成之中,他们为新时代乡土文学创作乃至乡村振兴提供了诸多有益启迪。

“汨罗的创作群体在文学湘军中是不可小觑的力量,来势很好。”《芙蓉》主编、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陈新文说,《永生策划师》里的“永生”,含义颇深,代表着文字永生,写作不息。他希望文学“汨家军”传承文脉,让具有湖湘气象的文学生生不息。

“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舒文治多年朋友、文友,汨罗市政协主席彭千红对本场读书会作了精彩点评,对本部作品集进行了精到分析,更表达了对文化汨罗的新期待,希望汨罗文学爱好者以舒文治的作品为标杆,激发井喷式的写作,共同撑起汨罗江文学新时代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