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的白领:一边全职打工一边兼职宠物月嫂闲暇经济正新潮

除了常见的生活/美食/美妆/穿搭博主,更有宠物月嫂、声音鉴定师、节日提醒师、学习监督师、环球影城陪玩师等“新闲职”层出不穷。

大家一边打工,一边将自己积累的兴趣技能转为“闲职”。根据9月27日,闲鱼发布的《2021闲鱼新闲职趋势报告》:

2021年,闲鱼同城帮帮忙在线%。其中,最受欢迎的闲职Top3是宠物红娘、调色修图师、口语陪练员;最赚钱的闲职是口译笔译和文章写作,单笔成交额达到平均474元。年轻人最爱报的培训班是烘焙烹饪、投资理财,国庆假期最大的闲职缺口则是伴郎伴娘、旅游定制……

25岁的英国人杰米就是其中的一员。在疫情封锁期间,杰米在每个工作日都花大量时间玩电子游戏。作为软件工程师,他几乎不受公司监控,这让过得很舒适,但他认为薪水也相对微薄。

最后,他想到了一个想法:如果他能把空闲时间花在赚更多的钱上呢?在注意到封锁期间有很多空缺的远程职位后,他决定申请软件开发的全职职位,但同时并不不放弃他的软件工程工作。杰米已经兼顾这两项工作坚持了几个月,他对自己的两个老板隐瞒了他的双重生活,现在他的工资是原来的两倍。他说:“这比我想象的要容易得多,两家公司的工作任务都不多,所以我并不算真正在做两份工作。”

新冠肺炎带来了远程工作热潮,在家工作的人的比例在2019年至2020年间几乎翻了一番,在线社区也随之增加。杰米是就是这些不断增长的“过度就业”工人在线社区中的一员,该社区很像一个互助小组,为那些已经或打算过度就业的人提供支持。

该社区由37岁的美国科技工作者艾萨克于4月创立。在听说公司裁员后,艾萨克开始寻找其他工作。在坚持自己的主要职业的同时,他成功找到了另一份新工作。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同时做好两份工作,现在工资已经从16万美元提高到了34万美元。艾萨克已经过度就业一年多了。“新冠肺炎只是加速了这一趋势,让大家对过度就业的态度更友好。”

承担副业是现代就业的一个共同特征。但远程从事不同的全职工作是有争议的,并且存在特定风险。从税收的角度来看,过度就业在英国和美国在理论上是合法的。在英国,第二份工作可能会改变工人的交税方式,但它不会被明确标记为第二份工作,并且在大公司中可能会被忽视。在美国,情况就更简单了,因为该国的税收制度是基于自我评估和自愿报告的原则进行的。

然而,过度就业可能违反合同或“禁止竞业”的协议。如果被抓住的话,可能会让你失去所有全职工作,将来获得另一份工作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考虑到额外的工作可以支持其他人,过度就业仍然会引起工人对道德的反思。因此23岁的美国工人山姆最终将他的第三份工作,交给了他正在努力寻找工作的姐姐。他解释道:“我只是给了她我的公司登录名并告诉她该怎么做,我会露脸参加会议,她会做大部分的工作。”

有些人说自己对欺骗老板感到内疚。然而,过度就业的工人普遍认为,只要他们符合雇主的期望,完成雇主的任务,就不需要担心。“我希望我的家人过上舒适的生活,而不是为了赌博或酗酒赚钱。如果两家公司都对我的表现感到满意,我为什么要感到内疚?”这是Discord 上一位过度就业的工人写下的话。正如另一位员工所回复的:“他们不会因为一秒钟就把你换掉而感到难过。”

尽管一些远程工作比其他工作更适合做兼职,但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同样时间的会议是过度就业的工人经常遇到的问题,培训和入职培训也是如此,这对工人的日程安排要求特别高。

艾萨克坚持认为,被抓到的几率很低,尤其是当员工采取了某些预防措施时,包括不同的工作使用单独的计算机、创建虚假的个人资料。但偶尔也会发生恐怖的事情。在美国的达米安最终失去了他的两份全职工作,因为他的“J1”老板和他的“J2”老板是好朋友,而且他们在谈话中提到了达米安的名字。因此,一些过度就业的工人会在不同的工作中,使用不同的名字,以防止出现像达米安那样的崩溃情况。

在所谓的“大辞职”中,大量工人为了减轻生活压力而换工作或辞职。艾萨克一直在强调,“过度就业并不是过度工作”,许多过度就业的工人似乎也同意他的观点。杰米说:“通过这种方式,我的生活压力肯定会减轻,而且还可以让我的头脑在日常的忙碌之中,变得清醒。”

卡勒姆将其描述为“让工人掌控自己的生活而不屈从的一种方式”。他补充说:“朝九晚五的工作已经正式死亡。公司需要给我们自由。”而还有些人则将过度就业,作为优化技能或探索其他职业的机会。

社会作家琼斯说:“有些人可以选择多份工作,并赚取更多的收入,而另一些人则被迫从事多份工作以维持生计,甚至只能挣扎求生。这表明劳动力市场正变得越来越不合理和不平衡。如果不通过政策改革,或通过更强有力的劳工运动,来改变如今的工作文化,劳动力市场将在过度就业和就业不足之间变得越来越两极分化。”

那么,过度就业对职业的未来意味着什么?琼斯认为:“特别热心的雇主解决过度就业的一种方法,就是按项目向工人支付工资,而不是雇用全职员工。”他认为高薪白领工作将越来越多地“被淘汰”,而这种按项目付款的方式将取而代之。未来工作研究所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老板越来越不愿意雇佣全职员工,转而选择可以随叫随到完成任务的零工。

从这个意义上说,过度就业的工人可能会被视为日益破碎的工作世界中的金丝雀。事实上,我们所知道的朝九晚五工作制度很可能正在消亡。但如果取而代之的制度,只能让一小部分白领受益,那么它就依然只能复制甚至加剧现有的不平等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