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徒步雪原登顶北京之巅享受雪白的心情

虎年北京的第一场雪越下越大,从预报的小雪到局地暴雪,来自鲜有雪景的南方城市的我,第二天就兴冲冲骑自行车冲出去看白雪里的红色紫禁城,但是感觉不过瘾啊,积雪都被工作人员扫干净了。

看到鑫仔发的周末活动,重装穿越黄花梁-东灵山-聚灵峡,登顶北京之巅赏雪,欣喜向往啊。

看天气预报,活动当地瞬时风力可达九级,估计最低温能到零下二十度,真是天赐良机啊,一个在家门口就能体验到的恶劣环境下扎营的机会,还能顺便测试下所有低温装备的可靠性,为以后走得更高更远做更多经验的积累。

这次路线的最大挑战应该就是低温产生的各种挑战,运动中如何平衡保温和出汗,营地的时候如何保暖,睡觉的时候如何更舒服,低温下又如何做饭,冰天雪地又如何扎营,路餐吃什么,出发前,我把所有装备清点了一遍,确保没有遗漏,关键保温的地方还准备了双份,低温装备的非专业测试结果,主要是个人体会请移步《零下20多度环境下露营的注意事项和装备使用的个人体验分享》这里了解。

吃的方面我带了速泡的羊肉泡馍作为路餐,还特地熬了党参、当归、黄芪的乌鸡汤带上想跟山友们分享。

漫山遍野的白,寂静的森林,没有一点生物的活动迹象,蓬松的雪地留下了我们深深的足迹,只有吱吱的踏雪声伴随着我们,平复了的心绪又掩藏不住激动。

紧跟森林里仅有的脚印,最不需要担心走错路了。厚厚的积雪,遮盖了原有的路,开路的队友除了确保路线准确,还得在保证自己安全下趟出路来,戴有雪套的队友主动轮流开路。

大部分队友都跟着进入京冀交界的树林子里扎营了,这里跟外面牛圈垭口比几乎没有风了,这是一条碎石路,已经被覆盖了过脚踝的积雪,大家在稍宽的地方一字排开扎营。趁着身体刚运动完的热量,先把帐篷迅速搭起来,这次为了应付冻土,特地带了羊角锤和水泥钉,来代替地钉。带的是三季帐篷,为了增加保暖,我用雪把外帐下面的缝隙给封起来了。

队友金字塔帐篷里柴火炉已经烧起,一个高压锅里蒸扒鸡,一个高压锅里煮羊肉手抓饭,一个高压锅里煮涮锅,各种茶叶轮流上场,队友们围坐在一起,互相使劲分享者自己带的美食,还有那颗赤诚的心,冰天雪地里的热火朝天。让人钦佩的是,居然人均背了至少6L那么多的水上来。满山的白茫茫,寂静的森林,愉快的分享,水足饭包后带着欢乐和一点疲倦进入了梦乡。

想不到凌晨还是被尿憋醒,挡不住的热情,喝不完的茶水。怎么办呢,有点后悔没带1L脉动的空瓶子了,要不就用保温杯?经过半小时的纠结挣扎后,毅然决然钻出睡袋,拉开帐篷门厅,跪着解决了内急,这个时候居然庆幸自己是个男人,可以使用抛物线,看来短时间内的低温还是能扛得住的。

我应该是最早吃完早饭,收拾完装备的,原计划从树林里穿越到山顶的天王殿,有一段滑坡,之前的梯子已经不见了,非常陡峭,不建议大家通过,经过对讲机沟通后,我们改走牛圈那边顺着缆车的方向拔高去登顶东灵山。

对我来说,是时隔十五年后再次登顶东灵山,而且是冬季重装登顶,体力不减当年啊,这是一种纯粹的力量。山顶风大实在太冷,赶紧顺着木栈道一路快速下撤进聚灵峡景区,走一走达摩初祖走过的路。

这次活动是我户外生涯以来对讲机使用频率最高的,鑫队频繁关心队员的位置和行进情况,也是一种温暖。

白雪的世界带给了我雪白的心情,无论你多大年纪,多少经历,回归纯真的年岁去感受率性自由,怕是聚在一起的山友内心的追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