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专栏:弗爵爷都看走眼?世界杯并不需要星探

这几乎是延续了半个世纪的职业足球传统,通过对世界杯和欧洲杯美洲杯等大赛观察,发现新星,然后在大赛结束之后,重金进行收购。这样的“世界杯之星”,总会给所加盟俱乐部带来高度媒体关注,让当地球迷欢欣鼓舞。这也是世界杯热潮延续的惯性之一。

不少豪门俱乐部,都犯过这种错误。1992年欧洲杯,丹麦童话传唱整个世界。欧洲杯一结束,阿森纳就买下了丹麦中场约翰·扬森,他在决赛中对德国的进球,是童话成真的重要时刻。当时阿森纳主教练、名帅乔治·格雷厄姆,就对扬森非常欣赏,认为这是一个杰出的得分型中场。

谁能想到扬森在欧洲杯决赛对德国的进球,是他职业生涯最高光的时刻。他加盟阿森纳4年,只有1个进球。扬森进球能力如此之低,以至于他成为了海布里的另类传奇:每次只要他拿球,哪怕在本方禁区,阿森纳球迷都会齐声大呼“射门!”当他1996年离开阿森纳后,一件T恤从而流行,上面写着:I was there when John Jensen scored.(扬森进球时,我在现场!)

以大赛为评估球员能力的舞台,扬森成了一个著名的失败案例。从球探评估角度看,一届大赛能提供的样本实在太少,而球员超常发挥的可能性,又太大。

格雷厄姆的苏格兰同乡,弗格森爵士也没少犯这种错。1996年欧洲杯后,他高价收购荷兰国脚小克鲁伊夫以及捷克国脚波博斯基,两人都在曼联失败。2002年世界杯后,他收购世界杯上表现出色的巴西中场克莱伯森,同样货不对板。弗爵爷退休后,在自传里都回忆过这几次失败:“……他们在杯赛里表现极佳……有时候球员为国出征时,动力更强,对世界杯欧洲杯等大赛准备更好。回到俱乐部,他们驱动力反倒下降了。”

因此收购一名国脚,最差的时机,从运动科学、经济学角度看,正是在一届大赛之后。所有求购方都见证了其人杰出表现,在竞价因素下,其转会费可能偏高。而大赛之后,球员往往会回落到心理和生理低谷,再为俱乐部效力,表现很可能大不如前。

职业体育的球探体系,也变得越来越科学,更需要大量的样本数据,来评估一个球员的综合能力。如果只看俄罗斯世界杯,你或许会怀疑梅西名不副实,而墨西哥的洛萨诺、比利时的查德利,都应该是世界级球星。洛萨诺很年轻,还有上升空间,而年近三十的查德利,刚刚随西布朗从英超降级。

大赛展现的,往往是一名球员在精心准备后能达到的职业高度,却未必是稳定水准。2010年世界杯之后,桑德兰以俱乐部历史高价收购加纳前锋吉安,一年之后,就将令人失望的吉安卖去了中东。2014年世界杯后,皇马天价收购世界杯金靴哥伦比亚J罗,J罗也确实才华横溢,可他在皇马始终打不上主力,回到国家队又立即复活。有不少球员,的确是为国出征更有动力,像罗马尼亚的传奇巨星哈吉。

欧洲媒体对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的评估也是如此——在俱乐部发挥起伏不定,在国家队却是不可或缺的主力。墨西哥国门奥乔亚更是如此。巴西世界杯之前,他刚随法甲阿雅克肖降级,世界杯热身赛也很差,但世界杯一开打,他场场精彩。之后他从西甲马拉加得到一份大合同,但加盟后主力都不保,2016—17赛季,在中资收购的格拉纳达,奥乔亚创下了单个赛季失球82个的门将最差纪录,球队也同样降级。这样的数据不足以说明奥乔亚低能,本届世界杯,他又有惊人发挥。只是大家都明白,奥乔亚的俱乐部发展空间有限。

因此以一届杯赛来观察评估球员的时代,早已过去。足球正变得越科学越理性,也更实际更残酷。